慢新闻 | 博士之死:不善言辞,替导师挡酒擦车

发布时间:2018-10-21 10:46:19 来源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标签:戴月披星 http://www.taobao56789.com www.钱柜777.cc

至少在去世前的某一刻,杨宝德相信,自己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那时,导师答应送他出国留学,他兴奋地拨通了女友的电话。这位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同远在北京读博的女友吴梦商量:两人都申请公派去美国留学一年,等回国后他们就结婚。

然而,一周后的圣诞节,这位29岁的博士生走向了死亡。

2018-10-21下午,他独自从学校离开,没有带手机和钱包。当天夜晚,他在灞河溺亡,警方认定,没有证据表明系刑事案件。

对于杨宝德身边绝大多数亲友来说,一切发生得毫无征兆。


杨宝德是家中唯一一个大学生,父母在外地打杂工,家中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因为知道家里负担重,从读大学起,除了学费外,他基本没找家里要过钱。本科时,他还在宿舍开过小卖部,给人修过电脑,暑假做过销售。考上研究生后,同学在食堂碰见他,总是看见他吃3块5一碗的面条。

中考成绩优秀的他,放弃了公立高中,选择了一所免除学杂费的私立中学。在家人看来,这也导致他高考成绩不理想,只考上三本。

读本科时,他最重要的目标便是考研,去一个更好的学校。为此从大三下学期开始,他和女友每天在图书馆约会。

读研后,杨宝德将大部分精力转到科研上,他希望日后成为一名高校教师。硕士两年,他共发了3篇论文,其中一篇还是SCI论文。

研二时,杨宝德申请了硕转博。在没有博导资格的硕士导师推荐下,杨宝德博士期间换了导师,成为一位周姓教授的学生。记者查询西安交大学位论文发现,杨宝德是周教授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生。

但自从换了导师后,杨宝德的科研成果在很大程度上陷入停滞。读博一年半,他只发了一篇论文,而且用的还是硕士期间的实验成果。由于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并非周教授,并未达到毕业规定的要求。他曾跟女友提起,下个学期,博士生中期考核将至,必须要拿出一些前期研究成果。

在科研无果之际,他曾对之前的硕士生导师发长短信,“自从转了导师,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本来性格并不开朗的我开始变得沉默抑郁。本来就不善于与人打交道的我开始变得恨不得每天谁也不见。我不会拒绝人,基本上老师让我干的所有的合理的不合理的事我都去干了。对于科研我抓不住重点,总在取舍之间摇摆不定。我喜欢帮助人,基本别人开口了需要帮忙的不需要帮忙的我都帮了,这导致我很大一部分时间在做无用功。得到的是我自己的事一事无成。”

在这条长短信中,他甚至提及自己曾想过轻生。这可能是他对外发出的唯一一个明确的求救讯号。他说道,自己对不起硕导,每次看见硕导和他的车,都会躲着走。

但在他的手机里,家人没有找到导师的回复。

3个月后,杨宝德走向了死亡。他的父母见到儿子的尸体后,哭得瘫软倒地。陪同前来的亲戚感叹,“他们从人上人又跌到了最下面。”

在西安交大医学部,有本科生上过周教授的专业课后,评价其“学术专业能力值得肯定”“挺幽默”“喜欢我们夸她”。


有药理学系毕业生告诉记者,系里有的老师和学生在生活上交往较少,有的老师和学生交往密切,周教授属于后者。

张寒曾是杨宝德的硕士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好哥们儿。张寒发现,自从转博后,约杨宝德吃饭经常约不上了。好友常挂在嘴边的是“得和导师吃饭”。让张寒有些诧异的是,这种频率“异常地高”。

杨宝德酒量很小,二两白酒就醉。但在导师的饭局上,他有时必须得喝酒。室友曾见过他晚上醉醺醺地回到宿舍。

在微信上,周教授有一个学生群,叫作“粉丝群”。在群里,她曾对一个硕士生说,“老师要重点培养你,把你培养成我的博士,也好替我挡酒。”

除了陪吃饭、挡酒以外,记者获得的聊天记录显示,周教授对杨宝德明确提及或暗示的要求还包括: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

博士生一年级下学期,周教授提出一个想法让杨宝德考虑——给自己熟人的女儿做家教。她在短信中说,“我觉得你现在没有什么太忙的事,一周如果给她辅导3次,每次2个小时,100元/次,这样对你来说轻松也能挣些钱补贴一下。”

去年5月至8月,吴梦来到西安陪伴男友。她记得很清楚,每周二和周四的晚上,男友会骑着电动车出门,去高新区给那个高中生上门辅导。被辅导的孩子晚上8点放学,补习两个小时,杨宝德再骑上40分钟电动车,回来常是半夜。每周六,辅导则在博导的办公室进行。暑假后,家教补习终于结束。

杨宝德的家人回忆,有一天早上9点多,他给杨宝德打电话得知,这个村里学历最高的年轻人,正在导师家做卫生,等会还得把车擦一擦。

家人有些难以置信,杨宝德却淡淡地说,“没多大点事,也不止我一个人。”

在家人面前,他从来只报喜不报忧。转博之后,家人发现的唯一变化是,杨宝德往家里打电话的次数少了很多,打过去后往往说得也很简短。而好友张寒记得,转博后,他看上去变化并不大,“只是脸上的笑容变少了”。

在张寒的印象中,杨宝德很少对别人说不,“基本上能帮的都会帮”。读研后,他免费帮同学修了上百次电脑。

在吴梦看来,男友“不善于表达”,他不会有什么不满就抱怨。即便在关系最近的朋友面前,他也很少提及自己的导师。

吴梦对男友的评价是“很靠谱”,交给他做的事情都很放心。不久前,她过生日,她事先告诉杨宝德,花钱买的礼物不要。杨宝德寄给她一个摩天轮相框,淘宝上买的,几十块钱,照片是他自己制作的。吴梦很开心,罕见地在朋友圈中秀了一把恩爱。

没想到,不到20天,她等到了男友的死讯。

这并非杨宝德第一次尝试轻生。

2017年5月的一天,吴梦和他在一起吃晚饭。饭后,杨宝德离开了二人租住的房子。和平常一样,他告诉吴梦,要去做家教了。到了晚上11点,杨宝德还没回来,屋内却突然响起他的手机闹铃。吴梦这才发现,男友出门时什么都没带,手机、钱包和公交卡都留在出租屋内。

第二天晚上,杨宝德终于回到出租屋内,身上到处都是被树枝和小石子刮蹭的伤痕。发疯似地找了一天的吴梦,紧紧地拽住男友,她哭得颤抖,但男友没吭声。

过了两天,在吴梦的死死盘问之下,杨宝德告诉她,那天下午,他去给硕士导师写了点东西,博导知道后,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批评了他。

晚上,他一个人徒步走到20多公里外的秦岭山区,几次尝试自杀没有成功。走回学校时,天已经亮了。他来到学校附近的阳阳国际大厦31层,徘徊了一下午,最终他还是回头,决定再去看女友一眼。他说,如果女友不在家,他就回到阳阳国际,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这是吴梦第一次意识到,杨宝德的人生如此岌岌可危。她劝男友换个导师。但杨宝德几乎没考虑这种可能性,“学院里面很多老师都是同一个学科带头人的学生,申请换导师,也没人敢收。”

记者查询学位论文发现,在西安交大药理学系7位博士生导师中,包括周教授在内的至少三位教授同为其中一位教授的学生。杨宝德的硕士生导师也和周教授同出一个师门。杨宝德的一位同专业硕士同班同学告诉记者,在学校3年,她从未听闻曾有人申请转导师,“想想都太难了”。

转导师的提议被否定后,吴梦又提出,“要不咱就不读了算了。”但这个提议对杨宝德来说更难接受。他告诉吴梦,“好不容易读了这么多年,如果我现在不读的话,连硕士学位都拿不到。”

在考虑转博期间,杨宝德也曾告诉家人,“转成硕博连读的话,如果拿不到博士文凭,硕士文凭也没了。”事实上,根据《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学籍学历管理规定》,硕博连读研究生学满一学年,可以申请自愿降为硕士研究生。但杨宝德的家人推测他并不知情,“否则压力不会这么大”。

劝说男友失败,吴梦陷入不安中。她想告诉男友的家人,但杨宝德怕家里人担心,不让她说。吴梦只好打电话给男友的导师周教授。她告诉记者,她向周教授详细说明了男友试图自杀之事,“希望宝德能活着毕业”。对方回应,“以后会注意的”。

对于杨宝德来说,出国是他改变自己命运的又一次努力。

家人早就听他说过,“想出国一年,现在留校都要有海归经历。”室友也记得,出事前一个星期左右,他正坐在电脑前撰写留学邀请函,杨宝德凑到屏幕前,仔细地向他询问,申请出国要准备哪些材料。“你首先得和导师商量。”室友告诉他。

因此,12月18日,当家人和女友接到了杨宝德电话,知道导师同意帮他联系出国事宜,都高兴极了。

12月20日中午,杨宝德去了室友所在的实验室,借了仪器做实验。


转折发生在一天后。导师向杨宝德询问实验结果,他回复道,“周老师,我下午去自习室做英语阅读去了,实验结果出来了。”导师强调,“结果出来,应该先给老师汇报一下,首先是实验,晚上不做实验了才学习英语,而不是用工作日去做。”

吴梦告诉记者,杨宝德失联后,一位同学告诉她,杨宝德曾和自己聊起此事。这位同学劝杨放弃出国的念头,“你这么好用,导师怎么会舍得放你走呢?”

但从一些迹象看来,杨宝德似乎并未完全死心。23日下午,他照常和好友去打了篮球,还和室友去超市买了锅巴等零食。晚上,他在微信上主动联系了一位正申请出国的同学,向她了解留学生活费和语言证明等问题。甚至,他还要了一个报名英语考试的电话。

第二天,他和室友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宿舍。中午,吴梦发来视频邀请,杨宝德没有接。晚上他主动回拨了过去。

那天夜里,室友忙着写材料写到凌晨4点,他睡下时看见,杨宝德还醒着,正在玩王者荣耀。

早上8点,室友离开宿舍时,看见杨宝德还在玩手机游戏。这有些反常,室友冲他说,“今天圣诞节啊。”杨宝德笑了笑。

室友压根儿没想到,这是他和杨宝德说的最后一句话。
手机显示,那天晚上在师门微信群中,师妹想找他拿钥匙,他没回复。

晚上6点,女友发来消息,还是没回。吴梦纳闷,“今天是圣诞节,怎么这么安静。”晚上11点,室友听到杨宝德的手机闹铃响起,那是他为了提醒女友睡觉设置的。室友没多想,照常睡去。

正是这个时段,河水涌入杨宝德的肺中。法医鉴定表明,杨宝德去世于当晚10点至12点之间。

监控显示,25日下午5点半左右,这个瘦高个男生穿着黄蓝色棉袄,从宿舍楼走出,这是他当天第一次离开宿舍楼。他走出校门,进了小寨地铁站。

他只带了公交卡和一点零钱。他没有留下任何透露心情的文字。亲友翻查他留下的手机发现,出事当天,他曾搜索“西安最大的河”“西安最大的湖”。

大约6点半,杨宝德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监控中。他从浐灞中心地铁站A口出来,往大桥的方向走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杨宝德外均为化名)

责编 欧鸿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
黄居坑 苏家坡胡同 通沙气度 四道口北 猛虎乡 横溪村 布尔津镇 白泉乡 兴隆台锡伯族镇 十八里堡乡 郎山路 葑门街道
延吉 道仙庄村 北外镇 下栅子村 苏吉滩乡 彭泽道 和平农场 电视中心 育才路街道 石狮市光电学院 九间 邓关镇
迎春花园 上垟镇 江南仙塘社区 长堎乡 小鱼山 牛角寨乡 和平村华泰里 园宏寺 上坝仔 老年活动中心 东釜山乡 叶埠口乡 曲霞镇
http://www.cbz8.com http://www.5xol.com http://www.imiao7.cn http://www.xixiewang.com http://www.1toughsob.com http://www.tongyuelife.com http://www.liuyangedu.com http://www.xinao889.com http://www.hljhw.net http://www.xinao889.com http://www.liuhefc.cn http://www.jutaixin.com